中心位置:中国上海市黄浦区淮海中路8号兰生大厦25楼

服务热线:021-63191818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2:00

正文

首页  /  行业热点   /   正文

古玉首饰的前世今生 穿越千年的邂逅!

2018-10-12 ·

刘大同在《古玉辩》中说到:“伏思吾国文化之开化,以玉为最古,其他皆在其后。”没有哪个民族像中国人这样痴迷于玉,玉几乎体现了中国文化、道德修养、处事智慧的全部精髓和最高境界:蕴藉内敛,温润仁德,质朴典雅,刚柔并济。古玉是中华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它们历经沧海桑田穿越千年,在今生与我们相遇。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职业是珠宝设计师、古玉鉴赏家、收藏家,但他们也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使者,是续写古玉前世今生的司命。他们与这些灵物的无数次地交流和对话,凭借独特的感知力和崇敬之心,重新赋予它们新的灵魂,展现出最神秘的东方之美,使古玉历久弥新,再现芳华。
 
古玉是对老玉的统称,一般分为高古玉、中古玉和明清玉三类。高古玉一般是指唐代以前的玉器,包括新石器时期、商周时期、春秋战国、汉代几个阶段时期。中古玉一般指明以前的玉器,包括唐宋辽金元几朝。高古玉主要是出土品,包括古代祭祀和陪葬品等。在中国的历史中玉制祭器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左传·成公十三年》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主祭祀的玉器有礼器圭、璧、琮、璜、璋、琥。先人认为玉器具有通神的功能,配合阴阳五行之说便有了“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的祭祀制度,这个阶段被称为神玉时期。高古玉的玉质看起来不似完美,通常有沁色有石化,光泽也已由玻璃光变为蜡质光,给人一种低调内敛、美而不艳的感觉。高古玉的纹饰以谷纹为代表,谷纹形如“,”中间是凸起的乳丁纹加一个尾巴,有如谷物发芽,象征着万物苏醒。后来玉器成为帝王权利的象征,玉的使用被编入国家法典,通过玉器的使用以区别和稳定统治阶级内部的等级关系。权力化的玉器是一种威慑力量,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符号。唐代起玉器开始走下神坛,世俗化逐渐代替了神秘感,特别是宋代开始进一步亲民化进入民玉时期。明清玉器更是广为普及,从文人墨客到富甲巨商,从王公贵族到平民百姓,玩玉爱玉蔚为风行。表现题材迅速由意象抽象转化为形象具象,并且推崇“图必有意,意必吉祥”。中国的历史其实也是一部玉的历史,玉作为一种悠久的文化载体不仅体现了人们行为规范和典章制度,还进一步渗透到人们的内心深处,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审美模式。
 
中国首饰是以玉和金银为主体,其中玉质首饰的规格远在金银之上。清代有文献记载“帝后饰玉簪,后妃饰金簪”。佩戴玉质首饰不单为了美,也是彰显女子德行与容貌的体现。莹润温和的玉与美人的容颜相互映衬越发显得仙姿玉色。《云谣集杂曲子·天仙子》有“犀玉满头花满面”,《诗经》中有“彼其之子,美如玉,殊异乎公族”,晋代陆机有“玉容谁得顾,倾城在一弹”,李白也曾写“玉面耶溪绿,青蛾红粉妆”的诗句。除了容貌更有“冰清玉洁、白璧无瑕、守身如玉”等词来形容女子德行与贞洁。伴随女子的美玉,就如同是一首流转舒缓的古琴谱,用它深沉婉转的曲调承载着一个民族的文化背景、美学取向和时代风尚。古代首饰种类十分繁多,有项链、璎珞、臂钏、手镯、耳环、玉佩、掩鬓、笄、簪、钗、环、步摇、凤冠、华胜、发钿、扁方、梳篦等等,佩戴方式也有一定的讲究。一套基本的头面首饰一般有三支梳篦,钗一对,步摇一对。“头上金钗十二行”就是钗左右各六只,可以插到十二支之多。那些曾经流光潋滟的首饰随着现代人服饰改变很多早已消失殆尽,但我们依然能感受到它们曾经摇曳在佳人身旁的优雅身姿。现传世的古玉件以明清时期为多,宋元相对较少,大部分为原本配饰帽饰衣饰上散落下的玉片。有的是金簪镶口松动留下的玉蝴蝶,有的是宝钿上脱落下的玉花片,有的是玉带残存的带板,有的是帽子丝线散落的玉帽花。这些玉片有的保存完好,有的已残缺破损,但都玉质优良、雕工精湛、造型清雅、寓意美好。大部分残存散落的玉片已经无法考证出自何人,谁佩戴过,经历了什么,但从这些玉片上我们能感受到古人简慢唯美、雅致清逸,纯净幽微的生活情态,以及平和优雅、含蓄蕴藉的诗意生活态度。
 
几千年来中国人深信玉有灵性有灵魂,玉寻有缘人。芸芸众生,这种缘分五千年来横贯华夏穿越时空从未停歇过。这些爱玉成痴的珠宝设计师正是古玉寻觅的有缘人,也许这些人前世就是这些古玉的拥有者和佩戴者。一方面他们深知悠久的历史积累的雄厚资源隐藏着巨大创作的源泉,另一方面他们希望古玉件不仅仅成为保护起来的标本,而是能注入现代元素和时尚活力赋予它们新生。正是这样,他们才能在过去与未来、历史与时尚两者之间从容穿行。
 
台湾的张正芬女士的古玉设计之路源于她先生收藏古玉的嗜好。从1996年起她挑选先生珍藏多年的玉器精品,以不破坏原件的创作原则下融入其独到的审美眼光,为古玉老件加缀上各色精美的贵重宝石,创作出一件件精美的珠宝饰品。她的起心动念并非营利,纯粹是想让这些古物能走出锦盒重现出它们昔日的繁华容貌。因此在用料和选件上毫无犹疑,皆以最上等的翡翠、红宝石、钻石、珍珠、珊瑚、水晶、碧玺、玛瑙等材质点缀,搭配上黄金、白K金及玫瑰K金底座,务求能展现出每一件古文物中最美好的光彩。2006年6月,张女士应台北历史博物馆之邀,以“古玉新风华”为名于馆内举办首次个人特展,获得国内外知名的玉器收藏家及珠宝界的重视与肯定。2006-2007年间又应高雄市立博物馆及台中港区文化中心之邀请,开始在台巡回展出,也同样受到各界热烈的回响。2008年12月至2009年2月,张女士再度应邀于台北中正纪念堂举办“古文物新创意-张正芬设计作品”专展。2007年以来,张女士仍持续创作,并挑选出自家珍藏的明清精致牙角、琥珀、珠贝等雕件为主题,创作出极具自然风、中国风的时尚作品,企盼藉由自己的创作,为这些古文物注入现代的元素,能让它们历久弥新,再展风华。张正芬女士的古玉珠宝都是选择上好的明清和田白玉件,结合西方的彩宝与钻石密镶工艺,造型沉稳雍容,色彩雅致脱俗,寓意吉祥美好,中西合璧,宜古宜今。
 
马荆棘是一位85后女生,收藏圈内人称“戏子”,大学原本学的是建筑设计。2007年她偶然看到一篇介绍中国古代首饰的文章,冥冥中天注定这无意间的一瞥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开始把所有时间精力都投入到了古代首饰的收藏,曾撰写国内第一本首饰类收藏散文集《衣锦媚行——在古代首饰中且歌且行》。2011年马荆棘成立了衣锦媚行珠宝品牌,并在苏州古城区买下一栋民国老洋楼作为品牌会所,是苏州最知名最有特色的珠宝会所之一,现为国内最大、最知名的古物新饰工作室,马荆棘同时还是中国首个登上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世界第一屏的女性原创中国风古董珠宝设计师。
 
马荆棘说,很多人觉得,做中国风的珠宝,就是传承和复古,但在她的理念中则是要把老东西做成新时尚。她说:“如果只是一味地复原,那些东西是没有生命力的,我们永远只是在拾古人的牙慧,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就必须要做这个时代的东西。”在她看来,真正的传承是审美的传承,也就是意境之美。由于马荆棘是苏州人,她对苏州园林有着特殊的感情。这种情感,也体现在了她的设计中。在她的设计中有一个系列做的就是园林题材,她认为园林之美在于它的意境,就是用独特的匠心营造微缩的山水,所以做珠宝她也喜欢做微缩的园林。而对于工艺,她要求自己的团队成员要不断突破和创新。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她们尝试着在老首饰的加工上运用新工艺,并且研发了珍珠米珠微镶、古法錾刻、古法错金银等工艺,多次荣获工艺及设计类奖项。在她看来并非永远追求全手工制作就是最好的,而是要与科技接轨,只有了解了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工艺,才能做出这个时代最顶尖的设计。
 
徐珝,华珝珠宝品牌创始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珝”,玉也,与玉结缘是潜移默化,更像命中注定。在她看来她只是在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一切都是不由自主的,发现古玉的美,被它的磅礴和高贵吸引、征服、浸染,让玉之魅力重现光芒......冥冥之中,成为一种使命。”2013年徐珝出版了古董珠宝作品集《玉意奢华》,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王亚民在书中所说:“书中收录的99件作品,不仅使我们达到视觉上的满足,更让我们看到中华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在这里延续......”。在徐珝看来,真正中国的才是世界的。当人们以西方美学的奢华、简约、另类为审美价值观,当国际时尚生硬地以中国元素表现中式风格。她以一颗敬畏之心,回归到五千年的东方文明,以一个设计者的敏锐直觉,感受文化积淀的厚重、磅礴,贪婪地感悟贯穿其中的玉文化:有形的、无形的,有如推开一扇神秘厚重的时光之门,痴迷地在时间长河中感悟玉的璀璨和光华,让玉的性灵浸入自己的灵魂和思想,以玉为载体,创作真正能够代表中国的珠宝艺术品。徐珝对于手工工艺的执着苛求,则造就了其高级珠宝作品的生命形态。
 
徐珝对于中国古老玉雕技法和西方珠宝工艺熟稔于心,对于自己作品每一个细节的色彩、纹饰、结构都有着严苛的要求,在徐珝看来,每一件作品都是有生命的,需要被认真对待。在浩瀚的华夏文明滋养中,同样令徐珝着迷的还有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易学,天人相应、阴阳五行、相生相克。这些中国先哲智慧的“大道之源”,成为徐珝珠宝创作的智慧启发。徐珝探索远古器型、神秘纹饰、宝石色彩与佩戴者之间的五行属性与能量关系,为每一件珠宝创建专属于其佩戴者的能量场,相生互补。这便是徐珝创作的魅力所在:深情地表达东方之美、厚重的内涵与东方智慧。
 
原研哉曾经说过:“创造力的获得,并不一定要站在时代的前端。如果能够把眼光放得足够长远,在我们的身后或许也一样隐藏着创作的源泉。也许未来就在前面,但当我们转身,一样会看见悠久的历史为我们积累了雄厚的资源。只有能够在这两者之间从容穿行,才能够真正具有创造力。”古玉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蕴含着深厚的人文内涵,反映着古人的制度礼法、生活情趣和美学态度。
 
当你静静审视这些美好的珍宝,仿佛看见先民创造它们时的激情与敬畏、仿佛看见历史沧海桑田的变迁、仿佛看见皇亲贵胄曾经的辉煌与凋零......它们经历战争和岁月的洗礼穿越千年,不求来世,只为今生,与我们相遇。
 
撰文/熊芏芏,本文已获“中国宝石杂志”转载授权。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联系我们

上海宝玉石交易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15152号-2 ©2015-2018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经营增值电信业务试点批复:沪通信管自贸[2018]9号

powered by 上海宝玉石交易中心